试论纯粹经济损失理由演进史考

试论纯粹经济损失理由演进史考

http://www.shuoshilunwen.com/jingjixuelunwen.html
纯粹经济损失问题演进史考【摘 要】纯粹经济损失理由一直是学界关注的焦点,它与民事法律有诸多联系之处,并且其背后所体现的利益衡量等理由也一直是争议的焦点之所在;此外,纯粹经济损失的概念也只停留在学理之上,各国的司法实践对此看法也不一致。但是,实践中却也有这方面的需要,本文主要通过对这一理由演进的历史介绍来为后续研究的深入提供基础并且也提出一些解决纯粹经济损失理由的基本看法。
  【关键词】纯粹经济损失;权利;利益;责任构成
  一、纯粹经济损失理由在近代以前的流变
  法谚曰:“自由止于权利”。延展文义可得下面的结论:在他人权利之外,行为人得自由而为任何之事。然而,对此难免有如下基本理由需要解决:1、此处的权利如何定义;或谓之权利之外是否还有他种利益需要通过限制个人自由来保护?2、在承认存有这些值得的保护的利益的前提下,进一步追问,私法如何给个人自由提供行之有效的保护?(亦即,私法中作为潜在的侵权人如何合理的行为方不至侵犯他人的权益?)3、在非因侵害绝对权而导致的财产利益损失的前提下,到底应该如何给予保护?
  对于前述提及的三个理由,私以为可以归纳成以下几个焦点理由:1、权利与利益的区别何在?2、可预见性规则在纯粹经济损失领域中的应用应该如何试论纯粹经济损失理由演进史考进行制度设计?3、借鉴两 系国家关于纯粹经济损失的立法和司法经验,我国未来该怎么做?
  在回答前述理由之前,有必要陈述下欧陆国家的做法,在欧洲大陆不论采纳还是拒绝纯粹经济损失保护规则的法律中,法院在特殊案例中都会承认某些例外情形。探求这样做的理由,追本溯源回归到早期罗马法传统的规定中。在罗马法传统中,《阿奎利亚法》允许原告就被告因故意或过失所致损害要求赔偿。然而,最初的损害赔偿存在两个限制,即:a,只有当原告所受损害是身体间的接触而导致时,被告才依《阿奎利亚法》承担赔偿责任。然而罗马法还为不符合该限制的其他侵权方式提供了“事实诉讼”和“扩用诉讼”实际上架空了该限制。b,原告要主张赔偿,必须是其有形财产受到了实际损害[1]。然而,衍至中世纪,前述两个限制都消失了。在中世纪及近代早期的法学家那里,一种取而代之的认识是:如果原告遭受了损害,而那种损害意味着其一般财产的减少,他就可以要求赔偿,实际上并没有对实际损失和其他损失做出区分。[2]其后,在自然法学派那里,理由得到了升华:一个人是不是不仅在其所有之物受到损害时,而且在他获取有价值之物的行为受到阻止时都可以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