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香港一场九年医患纠纷的启示

探讨香港一场九年医患纠纷的启示

http://www.shuoshilunwen.com/yixuelunwen.html
香港一场九年医患纠纷的启迪医患矛盾,古已有之,于今为烈。近年来,医患纠纷直至发展到聚众闹事、殴打医务人员的事件接二连三。正值这一顽疾令社会备受困扰、人们普遍忧思之际,香港传来了一则“9年医患纠纷终于了结”的新闻。
  2005年,香港艺人刘美娟和歌手张崇德的第一个儿子出世,但仅26个小时后就夭折。他俩怀疑是接生医生处置错误所致,于是,9年来,走上了艰辛的维权之路:投诉医生、聘请律师、求助议员、起诉医院。香港医务委员会经过反复调查、缜密取证、慎重研讨,最终作出裁定:接生医生涉及4项罪名,暂停执业2年。——历时9年的医患纠纷终于尘埃落定,刘、张夫妇讨回了一个“说法”。
  这一医患纠纷得以妥善解决,当事人(刘、张夫妇)、涉案人(医院及医生)和社会机制都是值得一议的。
  先说说刘、张夫妇。虽说他们承受了丧子之痛,内心一直饱受煎熬,张崇德还由此得了抑郁症,但他们尚属理智,维权而不过激,辩论而不偏执,没有怨恨医生群体,没有敌视社会,更没有演变成“医闹”,而是带着伤痛,继续生活,以自己的力量和智慧,通过合法途经追求正义的结果。
  而医院一方呢,事件全过程都是以同情、谦恭的态度和认真、负责的精神对待当事人,从医生、护士到院长,都不回避,实事求是地“回放”当时接生情景,调查极为细致,不掩饰、不强辩、不作假。如医院规定:接生前,医生必须与产妇充分沟通,而此次刘美娟的接生医生被控的第一个理由便是,她在手术前仅向刘解释了15秒。
  更为重要的是,香港的机制为这一9年医患纠纷的合情、合理、合法解决提供了一个逻辑前提。刘、张夫妇维权过程中,香港特区政府并没有出面“维稳”,接到投诉的议员也没有对医院施加影响和压力(这与关注民生、体察民怨无关),他们清楚地意识到:医患纠纷应该交由资深医生和法律工作者组成的医委会处置,而不应该任由专业外的人士(那怕是位高权重者)来“指手画脚”,甚或“一锤定音”。在香港,医委会被赋予了审理医患纠纷的法定权力,相当于“准法院”,同样也受到司法独立原则的保护。据悉,目前香港医委会每年都会处置成百上千宗医患纠纷,既不让患者的权益受损,也不让“白衣天使”名誉蒙羞。这也许就是香港几乎没有“医闹”的根本缘由所在。
  反观内地,“医闹”事件此起彼伏,愈演愈烈,以致连连出台“红头文件”,如1987年的《医疗事故处理办法》、2002年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2003年最高院的《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200
  • 上一篇文章: 试析医患纠纷存在的理由与策略倡议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